CIK療程後心翳 DR苦主稱腳指「燒」黑晒

作者:SUNNY 發表日期:2017-06-27 15:04:01

DR醫學美容集團為女顧客進行CIK療程時發生致命事故,集團創立人周向榮、實驗室男助理及為客人施針的女醫生各被控一項誤殺罪,案件今早在高院續審。事故中導致永久傷殘的另一女事主黃鳳群出庭作供,庭上透露她1955年廣州出生,在內地已婚,1985年來港,其丈夫於2007過身,她有5名子女。高中程度的她,於2012年案發時任清潔工,月入約7000港元,她於2009年在灣仔會展的美食博覽DR攤位,購買了DR的facial、推淋巴按摩療程及護眼產品,之後她每隔約個多月便會到DR於銅鑼灣的診所接受療程。

黃鳳群今早可自行步進法庭毋須坐輪椅,她供稱約於2012年8月,當她做facial期間,美容顧問向她介紹一名男子,該男子向她介紹CIK療程,對方稱療程可提升免疫力及改善濕疹,價錢約18萬港元,但對方稱「如果打就畀一半價錢,係得你一個㗎咋」,最終她買了療程,分開兩張信用卡簽帳,每張信用卡簽帳3萬港元,她另用EPS過數1萬港元給DR,亦需分期付款。她形容DR推銷手法是,「不停喺度sell(推銷)你,令你盡量信佢」。她承認自己確患有濕疹,因較早前她已在DR接受幹細胞分泌素的療程,故DR亦知道她患濕疹。

黃稱,她於1993年曾因意外受傷脾臟出血,做過脾臟切除手術,之後需長期服藥,但除此之外健康正常,「無乜嘢唔舒服」。2012年9月12日,她到DR的銅鑼灣診所抽血,她被要求簽署一張文件,當時無人跟她解釋文件內容,後來她才知道文件是提到療程可能有未知副作用,並要她承諾自行承擔療程全部風險。

庭上播放當日她與第三被告麥允齡的錄音對話,錄音中麥向黃解釋CIK療程的原理,跟與案中死者陳宛琳及另一事主王靜波的版本大同小異,麥形容療程「好似捐血抽血咁,大部分人都無乜副作用」,麥指回輸血製品後因免疫系統變得活躍,體內「打仗」,故有5%接受療程的人會輕微發燒,只要食退燒藥便可。

黃鳳群憶述2012年10月3日出事當日的經過,她指當日下午近5時,再到銅鑼灣的DR診所接受血製品的靜脈回輸,過程原本需時40分鐘,當回輸完成三分二,她開始覺得「個心翳住翳住」,出現頭暈感覺,完成點滴注射後,她將情況告知美容顧問,麥允齡無用儀器替她檢查,便解釋「係有啲咁嘅情況,但唔係好大問題」,麥只叫她休息。她留在診所休息,到當晚11點始再遇見麥醫生,麥給她處方一些藥物當場服用,但無替她打針,之後她由DR兩名職員接送搭的士返柴灣住所,兩名職員亦送到上門。

她回到家已凌晨1點,繼續出現頭暈徵狀,「對腳好熱,熱到好似發燒咁」,她要煲水浸腳以紓緩腳的麻痺及痛楚。由於腳痛,當晚她半睡半醒至翌晨6點起床,她本以為自己可以如常返工,但當日她步履蹣跚,步行往巴士站時間較平日多出一倍。至早上約8點,她搭巴士到達北角寶馬山的工作地點附近,但下車後她需人攙扶,並要叫附近屋苑的保安員替她召救護車到醫院,及後她被送往律敦治醫院急症室。

黃指,留醫期間無人告之她具體病況,亦沒任何DR的職員來看她,而她共留院7個月,當中有4個月需於深切治療部。她除了接受藥物治療,亦有做物理治療,因當時其手腳「腫晒」且未能遞高手,而且最初更因雙腿又麻又痛,需要物理治療師重新教她行路。黃續指,其腳指現時「燒」至黑晒,現時仍有嚴重問題,就是感覺「雙腳好重,成日好似打咗麻醉藥咁麻晒」。黃指若知道做CIK療程只是實驗性質便不會接受,若知道療程有機會有細菌感染亦不會接受,「唔會,送畀我都唔做」。黃鳳群已完成作供。

案中3名被告分別為周向榮(62歲)、實驗室助理陳冠忠(32歲)及註冊女西醫麥允齡(35歲),他們被控於2012年10月10日,因嚴重疏忽而非法殺死死者陳宛琳(46歲)。另有兩名事主,包括王靜波及黃鳳群,二人接受療程後,王的雙腿及4隻手指需截肢,黃則永久傷殘。


本文來源:http://hk.on.cc/hk/bkn/cnt/news/20170627/bkn-20170627111628742-0627_00822_001.html




Tag: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networkmanufacturer.com/16682.html